1. 極現場報碼/青春不負你

                春日的蒲公英,是燦爛而明亮的金色,是快樂而暖心的顔色,是陽光的顔色。也許是正因爲她們的顔色與陽光相像,所以,在每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裏,如果能找到找到一片有蒲公英的原野,那極現場報碼必先小心翼翼地站在草地上,生怕會不小心扼殺一株生命的萌芽。望向那些青嫩的小草,仔細地看一看,就會發現有零星的幾點金色,仿若陽光一般,卻又不若陽光的閃耀;往高處俯視下方,成片成片的金色便如拔地而起一般,闖入視野,傾入心扉。那時你就會發現,突然間看到一大片耀眼的金色的感覺,是多麽暢爽。無論你的心情又多糟糕多陰霾都會便得神清氣爽,舒適安逸,就好像被被陽光籠罩著一般,暖暖的,很貼心。
                夏日的蒲公英開繁了。它從草長莺飛的春天,綻開到烈日炎炎的夏天。從它那微小鵝黃的花盞到甚至金黃到秋天的深處的花蕾,一點一滴都譜寫著永不泯滅的奏歌。當漫山遍野的野菊染盡鄉村山野的時候,還有星星點點的蒲公英開著,它們或瑟瑟地開在一個風霜落不到的岩石下,或怯怯的在草叢低處綻放,或開在一蓬枯白得如同舊白線的枯草蓬子裏,像一簇簇微微燃燒的火苗,像一縷縷燃燒後的青煙。這是的蒲公英少了春天的放肆,多了苦手宿命的堅強。它們黃茸茸地亮著,泥土就還醒著,村莊就還醒著,鳥兒和蟲子也都還醒著。直到一場鋪天蓋地的鵝毛大雪之後,它們在冬日的萬夫下偷偷地沉睡了,這時,泥土就也沉沉地睡去了,村莊以及世界上的一切也都沉沉睡去了。
                我之所以喜歡蒲公英是因爲喜歡他那隨風而安的魄力,以及那不肯言敗的志氣。蒲公英是有夢想的,它分清了夢想與欲望的界限,它的理想沒有混淆于欲望。當春和日麗,百花爭豔的時候,他只是默默的綻放著,傾他所有,綻放著屬于他生命的獨特色彩。他不屑與百花爭寵,他只苦守著屬于他看似卑微卻崇高的宿命。
                蒲公英因爲有了夢想的輕盈,所以它願把希望的種子散入輕風中隨遇而安。輕風攜著一粒粒種子,飄過國界,一路旅行,所以我們可以隨處看見他那熟悉的背影在任何地方搖曳。
                蒲公英不像其他的花可以含苞綻放,蒲公英有了一粒粒種子,才能變得豐滿起來,才能變得有點像一朵花。但它爲了夢想,抛棄了美麗。將希望之種放飛,在大地上留下蒲公英的痕迹。這份“平凡”的偉大,令其它植物是望塵莫及。
                來世我願化作一朵蒲公英,將得來不易的花瓣幻化成希望的種子開遍神州大地;來世我願化作一朵蒲公英,將夢想與欲望分清不摻雜一絲自私;來世我願化作蒲公英,堅守自己的宿命既來之者安之;來世我願化作蒲公英,爲希望兒放飛夢想。
                微風輕撫,蒲公英隨風舞動著,我看見蒲公英在翺翔,我的心開始慢慢隨他而走,真的害怕它會就此倒下,然而他沒有,他只是隨風流逐。白色的蒲公英一點一點地從莖上脫落,隨風而逝,遠遠地望著的,落下的只有蹁跹的背影。風停了,只剩下光禿禿的枝幹。然而我並不難過,因爲它還挺立著,相信明天又有許多新的蒲公英代替他傳遞著希望,傳送著屬于蒲公英家族才有的精神。

              青春,這個荒唐的代名詞,這段一天比一天頹廢,也一天比一天清醒的過程裏,你像是無孔不入的水銀,在不知不覺間悄悄地侵入我的每一根神經和每一寸皮膚的紋路。日久未比過天長,我卻中毒已深。像是範範的歌裏唱的那樣:如果不是你,我不會相信,朋友比情人更死心塌地。我很喜歡這句話,像是爲我們量身定做的一樣。

              他們說,青春裏必不可少的是一群可以唱K到深夜、打遊戲到黎明的狐朋狗友,和一場轟烈、讓人刻骨卻不願意銘心的苦戀,如果再完美一點就是有一個甘心陪伴你到後來的知己。而這些,我都沒有。

              我不喜歡各種顔色的鎂光燈閃爍的擺動在半空中的搖滾風,我不適合站在光明裏被人關注,我只在街角裏丈量過你站在路燈下是的身高和肩寬,我只記得你穿多大的鞋碼和留過多長的頭發。我的孤獨和幸福不需要更多的人理解和接受。我只要你,那個平凡如我的你,那個和我擁有同一段青春的你。

              我說,你是我的獨一,我們是世界的無二。

              在某一段被稱爲遺忘的過程裏,感情慢慢變質,變成另一種我們覺得陌生還禁不住想要靠近的的東西,我以爲,那時遺忘。時間背道而馳,批判著我的錯誤,那是改變,變成親情。

              我一直都沒有理由的相信時間,因爲他贏走了我的青春,包括我曾奮不顧身、以爲永遠存在的愛情。

              所以,我一直在祈禱,無論如何,你一定不能變成我現在的樣子,說著各種好聽的話,心裏淌著難過的血。在我身邊那些帶著面具打扮的光鮮亮麗的人,小心翼翼地修改著臉上虛僞的表情,而我,其實跟他們一樣,說話撿好聽的說,做事挑不妨礙他們的。

              很久以前我就知道總有一天,我會變成自己曾最討厭的樣子,可是這一天,來的這麽快,我還樂此不疲。如果你在,你一定會一邊懷念過去的我,一面痛恨現在的我,那麽就離開吧,留我唯一一點還是美好的樣子,像現在這樣。

              現在,一道牆隔開了我想了很久的後來。不同的學校我們都要努力,偶爾也會想想你。見面時拼命損著對方,分別時又矯情的不像是自己,閑暇時寫很美很動人的情書扔過牆那邊,忙碌時也會挂斷安靜了很久才來的電話。

              我們像是從來都沒有分開過的樣子,一起回憶那些遙遠的曾經,那些故事的原因。我多想就這樣牽起你的手走,走過所有相遇相識相知的地方,等我們八十歲的時候,還能躺在同一間病房裏,一起離開。可是我知道,後來的後來,我們總會變,即使現在是親人。那麽,請你一定一定記得,我的手越肮髒,眼神越是明亮。

              第一次流淚還記得是爲誰,第一次心碎有過幾個失眠夜,是非錯對,在我和你的軌道上,拼命奔跑,拼命碰撞。

              我說,極現場報碼的青春,終不負你。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