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玩城開戶|人生若只如初見

        日月如梭,在這微寒的秋,趴在窗台上望向不遠處的青磚黛瓦,天光寥落,仿若帶著幽微馥郁的心境,漫步在蒼涼的深夜裏,滿身沐浴著幽藍的星光,捧在手心,透露出斑駁的光,那些交織在一起,婆娑錯落的印痕,仿佛是與生俱來的宿命。
        初見,驚豔。蓦然回首,曾經滄海,風再起,換了人間。人生如同漫天飄零的雪花,怎樣的浪漫純潔,卻無法敵過手心的溫度,無奈絢爛的開頭,卻注定悲壯的結局。
        雨落無聲,記憶擱淺。用心觸摸著那絲絲微雨的柔美,透過時空的壁壘,蒼老的故地,深沉的腳印,朦胧的身影,和那被歲月侵蝕的滿懷柔情,在腦海裏徘徊得太過雜亂無章,每當想要細細品味時,卻不知從何道來。于是,只能介乎在半夢半醒之間,任滄桑褪盡昔日芳華,孜然一身,譜寫出風花雪月的篇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那冥冥中注定的驚鴻一瞥,定格一瞬間,卻又轉瞬即逝,帶走了無限的想象空間和美好記憶。不必擔心它如櫻花般燦爛易逝,不必糾結于失去後的落寞憂傷,不必害怕它如華麗舞台般黯然謝幕。在對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是一生幸福;在錯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是一陣歎息。有時候,失去比擁有美好。
        總喜歡在寂靜的時空內,反複地聽一些經典老歌,它們就像是塵封了許久的陳年佳釀,歲月越久遠,口感越香醇,回味越悠遠。猶如傾聽過來人的諄諄教誨,感受他們對悠悠生命的感悟,體味那些別過了青澀的豆蔻年華,再不問一曲紅塵兒女情長。曾經朝夕相處的璧人也將化爲陌生的過客,來來往往,熙熙攘攘,從此相見不相識。
        時光荏苒,歲月迷離。蹒跚于滿目琳琅的人生旅途上,或許電玩城開戶們都蒼老了容顔,或許我們都經曆了成長,或許我們都忘卻了過往……將所有的煩惱憂怨都化嘴邊輕然一笑,人間便少了仇恨感傷,只留下初見時的一泓柔情。忘卻三生石畔籖畫的未了情緣,超然于紅塵之外,凜然于正氣之間。
        多情自古傷離別,舍棄三千繁華,只爲固守那一份初見的美好。曾經滄海,只爲了圓一個夢,求個結果。何不退到原點,選擇放手?宋丹丹說:原本只想要一個擁抱,不小心多了一個吻,然後你發現需要一張床,一套房,一個證……離婚的時候才想起:你原本只想要一個擁抱。人性貪婪,我等庸人,總是無法放下世俗的種種誘惑,患得患失,終究逃不過自尋煩惱。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盡管人生變幻莫測,難以琢磨,可是那份美麗的開端足以令人動容。過程、結局,又能有多蕩氣回腸?只要帶著那份初見的美好,淡然離開,留下無限的想象,也就留下無限的希望。人生若只如初見,終成永世難忘的記憶。 

         那些隨意渲染的青春、那些怆然淚下的情緒,都只是在憶一段往昔。
          青春裏的只言片語,莫名的情愫,萦然耳邊的那曲曲憂、樂、喜、悲的調子,都恍若鏡花水月。誰也不會永久悲傷,也不會永久歡樂。總有那麽一些人或事影響我們的情緒,每個青春都不會是獨家記憶,每個人的青春都不會是一段留白。
          我一直都是一個不易笑的人,因爲我認爲沒有什麽是值得我笑的。
          看著教室的男男女女,各自地在時光中投影,看著他們舞動著青春。我卻漠然地留在年華裏。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一樣的,看著別人的故事歡笑,想著自己的故事流淚。
          時間,從來都沒有爲了誰而停留過,當我們在歲月裏镌寫著悲傷的時候,它卻滾滾而過了紅塵。
          習慣性用文字拈出一指缱绻,阡陌三千,傷離出的是幾許塵寰。那些文字,蒼白,柔弱無骨,只是透著幾多淒涼。
          在陽光下,我努力的想感受到陽光的溫度,那是我觸及不到卻又從未離開的光。
          曾經,也一度笑得燦爛過,還記得從前的一些令人發笑的一舉一動,幼稚,卻是溫暖的。
          時間將我們的純真泯滅了,歲月荏苒,當我們還在年華裏旅行,那份天真卻已經遠去了。
          于是,在這些個如花的年華,本應該若蝶般翩翩在斑斓中的我們卻迷戀上了那份憂傷,莫名的頹廢感讓我們學會了用煙、用酒來發泄。學會了用文字來寄托那千瘡百孔的靈魂。
          當往事不堪回首,當我們還在斑駁的緬懷那段往昔,不知不覺,悲傷已經陪我們度過了一季又一季。
          總有那麽一些人一些事,在我們忖怛的時候悄悄地觸動我們的心弦。
          我曾經一度以爲我不會再爲某一個人再動情。如今才明白,只是能碰到會讓我再動情的而已。
          我這個人,不會輕易愛上一個人,若愛上了,便永遠的銘刻了。
          其實每一個悲傷的人不過都是在一段過往中沉迷深陷。
          我曾經說過:憂傷已成一種習慣。
          有時候,當我們長久地眷念那段逝去的時光,我們的情緒就會自然的悲傷化,這就是憂傷的習慣。
          當幸福于心間流淌的時候,想得更多的就會是她的一切的一切,想的是一輩子的對她好,一輩子的疼她愛她寵她。
          若此,就會將那些個離別的曲賦抛之若無,若此,便不會那麽憂傷。
          其實,當你在回憶過去的時候,你就已經忘了曾經的那份情了,你戀戀不忘的只是曾經的海誓山盟,和那些溫柔婉耳的情話。試著不再去想,試著開始遺忘,你就會發現,其實沒有那麽多放不下,沒有那麽多值得你去懷念,沒有那麽多值得你去眷念。
          人生如夢,恍若遺世千年。
          千回百轉,轉的都是浮生一夢。
          流年似水,電玩城開戶們都不會有遺憾,每個人的青春都不會是段留白。你會發現,你所眷的只是一段逝去的往昔。

        日月如梭,在這微寒的秋,趴在窗台上望向不遠處的青磚黛瓦,天光寥落,仿若帶著幽微馥郁的心境,漫步在蒼涼的深夜裏,滿身沐浴著幽藍的星光,捧在手心,透露出斑駁的光,那些交織在一起,婆娑錯落的印痕,仿佛是與生俱來的宿命。
        初見,驚豔。蓦然回首,曾經滄海,風再起,換了人間。人生如同漫天飄零的雪花,怎樣的浪漫純潔,卻無法敵過手心的溫度,無奈絢爛的開頭,卻注定悲壯的結局。
        雨落無聲,記憶擱淺。用心觸摸著那絲絲微雨的柔美,透過時空的壁壘,蒼老的故地,深沉的腳印,朦胧的身影,和那被歲月侵蝕的滿懷柔情,在腦海裏徘徊得太過雜亂無章,每當想要細細品味時,卻不知從何道來。于是,只能介乎在半夢半醒之間,任滄桑褪盡昔日芳華,孜然一身,譜寫出風花雪月的篇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那冥冥中注定的驚鴻一瞥,定格一瞬間,卻又轉瞬即逝,帶走了無限的想象空間和美好記憶。不必擔心它如櫻花般燦爛易逝,不必糾結于失去後的落寞憂傷,不必害怕它如華麗舞台般黯然謝幕。在對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是一生幸福;在錯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是一陣歎息。有時候,失去比擁有美好。
        總喜歡在寂靜的時空內,反複地聽一些經典老歌,它們就像是塵封了許久的陳年佳釀,歲月越久遠,口感越香醇,回味越悠遠。猶如傾聽過來人的諄諄教誨,感受他們對悠悠生命的感悟,體味那些別過了青澀的豆蔻年華,再不問一曲紅塵兒女情長。曾經朝夕相處的璧人也將化爲陌生的過客,來來往往,熙熙攘攘,從此相見不相識。
        時光荏苒,歲月迷離。蹒跚于滿目琳琅的人生旅途上,或許電玩城開戶們都蒼老了容顔,或許我們都經曆了成長,或許我們都忘卻了過往……將所有的煩惱憂怨都化嘴邊輕然一笑,人間便少了仇恨感傷,只留下初見時的一泓柔情。忘卻三生石畔籖畫的未了情緣,超然于紅塵之外,凜然于正氣之間。
        多情自古傷離別,舍棄三千繁華,只爲固守那一份初見的美好。曾經滄海,只爲了圓一個夢,求個結果。何不退到原點,選擇放手?宋丹丹說:原本只想要一個擁抱,不小心多了一個吻,然後你發現需要一張床,一套房,一個證……離婚的時候才想起:你原本只想要一個擁抱。人性貪婪,我等庸人,總是無法放下世俗的種種誘惑,患得患失,終究逃不過自尋煩惱。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盡管人生變幻莫測,難以琢磨,可是那份美麗的開端足以令人動容。過程、結局,又能有多蕩氣回腸?只要帶著那份初見的美好,淡然離開,留下無限的想象,也就留下無限的希望。人生若只如初見,終成永世難忘的記憶。 

         那些隨意渲染的青春、那些怆然淚下的情緒,都只是在憶一段往昔。
          青春裏的只言片語,莫名的情愫,萦然耳邊的那曲曲憂、樂、喜、悲的調子,都恍若鏡花水月。誰也不會永久悲傷,也不會永久歡樂。總有那麽一些人或事影響我們的情緒,每個青春都不會是獨家記憶,每個人的青春都不會是一段留白。
          我一直都是一個不易笑的人,因爲我認爲沒有什麽是值得我笑的。
          看著教室的男男女女,各自地在時光中投影,看著他們舞動著青春。我卻漠然地留在年華裏。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一樣的,看著別人的故事歡笑,想著自己的故事流淚。
          時間,從來都沒有爲了誰而停留過,當我們在歲月裏镌寫著悲傷的時候,它卻滾滾而過了紅塵。
          習慣性用文字拈出一指缱绻,阡陌三千,傷離出的是幾許塵寰。那些文字,蒼白,柔弱無骨,只是透著幾多淒涼。
          在陽光下,我努力的想感受到陽光的溫度,那是我觸及不到卻又從未離開的光。
          曾經,也一度笑得燦爛過,還記得從前的一些令人發笑的一舉一動,幼稚,卻是溫暖的。
          時間將我們的純真泯滅了,歲月荏苒,當我們還在年華裏旅行,那份天真卻已經遠去了。
          于是,在這些個如花的年華,本應該若蝶般翩翩在斑斓中的我們卻迷戀上了那份憂傷,莫名的頹廢感讓我們學會了用煙、用酒來發泄。學會了用文字來寄托那千瘡百孔的靈魂。
          當往事不堪回首,當我們還在斑駁的緬懷那段往昔,不知不覺,悲傷已經陪我們度過了一季又一季。
          總有那麽一些人一些事,在我們忖怛的時候悄悄地觸動我們的心弦。
          我曾經一度以爲我不會再爲某一個人再動情。如今才明白,只是能碰到會讓我再動情的而已。
          我這個人,不會輕易愛上一個人,若愛上了,便永遠的銘刻了。
          其實每一個悲傷的人不過都是在一段過往中沉迷深陷。
          我曾經說過:憂傷已成一種習慣。
          有時候,當我們長久地眷念那段逝去的時光,我們的情緒就會自然的悲傷化,這就是憂傷的習慣。
          當幸福于心間流淌的時候,想得更多的就會是她的一切的一切,想的是一輩子的對她好,一輩子的疼她愛她寵她。
          若此,就會將那些個離別的曲賦抛之若無,若此,便不會那麽憂傷。
          其實,當你在回憶過去的時候,你就已經忘了曾經的那份情了,你戀戀不忘的只是曾經的海誓山盟,和那些溫柔婉耳的情話。試著不再去想,試著開始遺忘,你就會發現,其實沒有那麽多放不下,沒有那麽多值得你去懷念,沒有那麽多值得你去眷念。
          人生如夢,恍若遺世千年。
          千回百轉,轉的都是浮生一夢。
          流年似水,電玩城開戶們都不會有遺憾,每個人的青春都不會是段留白。你會發現,你所眷的只是一段逝去的往昔。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