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ya4j9y"></small><big id="ya4j9y"></big><big id="ya4j9y"></big><select id="ya4j9y"></select>
                    <tfoot id="mt5dk1"></tfoot><big id="mt5dk1"></big><sup id="mt5dk1"></sup><u id="mt5dk1"></u>

                    網娛-一束陽光

                      又是一個春天。

                      去年的春天,淡淡的陽光摩挲大地。

                      網娛總是在下課的間隙悄悄看向窗外。綠色的玻璃窗外是幾棵高大的樹。臨近畢業時更是發了瘋似的看,看那昨日還只有幾片嫩葉而今天綠滿枝頭的挺拔的樹。我望著那些一夜生長起來的綠葉在春日和煦的風中伴著“飒飒”地淺唱歡快地跳舞。我只是怔怔地看,看那些綠意盎然的舞者。而時間就這樣流走了。我要離開了,我說,不會回來。

                      我轉過身,走向了另一扇門。

                      傍晚的風輕柔地掠過我身邊。我看著天邊的紅暈隨著夕陽西沉抹開一大片,而另一邊是藍灰色的陰郁的天空。走到熟悉的岔路口,我沒有轉過另一條路,徑直走了下去。這是我的路。

                      教學樓裏燈火通明,卻安靜得像是亂葬崗。周遭的人們或是奮筆疾書,或是凝神思考,做著一切與我無關的事。我倏而感到不知所措。

                      等到清脆的鈴響,人聲頓時鼎沸。喧鬧的氣氛讓我不適,我慌亂地收拾了書包,逃離這個讓我不安的地方。走到空曠的操場,我不禁加快了腳步。

                      初春的夜晚的風依舊寒冷,固執地在寂寥的巷子徘徊。我獨自一人走在幽長、昏暗的巷子,時不時有和我一樣的學生從我身旁走過。而我們卻又不一樣,肩負著不同的明天。我不禁感到悲涼。我擡起頭,看到頭頂的天空沒有往日明亮的月光,只零零星星地撒了幾顆平時難以發現的閃亮的星。我突然感到我的理想就像這些星星一樣,只有在更黑暗更寬廣的地方才能變得耀眼起來。而我帶著這些渺小的理想,只有走過更加漫長的旅途,才能使理想變得偉大起來。

                      人生是一個旅途,一個遙遠的無盡的迷茫的旅途。樸樹的歌突兀地在我的腦海響起:我們路過高山/我們路過湖泊/我們路過森林/路過沙漠/路過人們的城堡和花園/我們路過幸福/我們路過痛苦/路過一個女人的溫暖和眼淚/路過生命中漫無止境的寒冷和孤獨。我知道我要路過迷漫的霧藹和肆虐的風沙,去觸摸我那堅實的理想。並在跋山涉水中,學會沉默。我知道還有和我一樣寂寞的同道人,散落在四面八方,思考著同樣的人生,然後學會堅持,並享受因此帶來的孤獨。

                      我不知道我是否會在背起行囊走過川流不息的人群後變得冷漠,但這並不是無情。唯一確定的是,頭頂上會有蔚藍的天空和飄渺的流雲,巷自的盡頭會有光明,黑暗的盡頭會有曙光。

                      我只是覺得,一旦身在旅途我就不會停止,也沒有什麽能讓我停下。

                      最後,我想用一本關于旅行的書《如花美謄》裏我非常喜歡的一段話爲此文作結:

                      我想我的旅途就像是我的生命,它開始了就沒有可能再停下來。我必須也只能一直不停地走下去。直到有一天我老了,真的老了,或許可以在一個地方安靜地棲息下來,且聽風吟。

                      雪中,我獨自飛翔,找尋,那一束陽光。

                      ——題記

                      曉起推窗,世界一片銀白。

                      天空還在飄著細碎的雪花,隨著淡淡的涼風輕揚旋轉,有的墜入厚厚的松樹林,有的直截降落地面。世界安靜地沉睡著。

                      那裏深冬的世界,是不會如此銀裝素裹的,即使氣溫降低,但仍有溫暖的陽光,于是,心也就跟著溫暖了。

                      雪不停地飄揚。原來雪真的有形狀,像花朵一樣。那裏,是沒有雪的,至少我沒有親眼見過。長輩們說我出生的前一年下了唯一的一場雪,只是雪太小太細,無法辨認,更無法引發人們浪漫的幻想。真是太遺憾了!于是我懷抱著這樣的遺憾和別樣的期待踏上一條通往遠方的旅程。至今我還記得,那種深埋在內心銘刻于骨髓的天真與單純,像極了對雪的渴望與熱愛。可惜人就是種很奇怪的生物。總是期待新奇,總是不滿現在,總是無病呻吟,于是所有的幸福都被自己親手埋葬,親手毀滅,因爲在那時,自己還不明白那些被抛棄的被看輕的反而是最重要的最需要的。等到夢醒,發現一切都灰飛煙滅時,才頓覺自己早已犯錯,並且無可挽回。于是只有神色呆滯雙目空洞地守在原地,因爲迷茫,或是害怕。

                      雪越下越大,從初初的細碎到此時的揚揚灑灑。窗外,有些許的人和車在雪中穿梭著,剛踩出的腳印只在瞬間就被淹沒,剛留下的車轍刹那就恢複原樣,茫茫的雪花遮住行人們的容顔,我看不清他們的表情。或許只是領口豎起帽檐壓低雙目冷然地走著,爲了生計而不畏前驅。我是很佩服他們的,至少我無法在此時此刻奔入雪中,淋得渾身銀白。我已然足夠寒冷了,雙肩再也無法承載那麽多的冰涼。

                      不疲不倦地,到底何時雪才會停下呢?哈一口熱氣,瞬間就幻化成冰晶,細細密密地散落在空氣裏。這時我不禁想起了那裏小道喧鬧的人流,人們燦爛的笑臉,街中擁擠的車輛,還有鄰家樓下金黃燒餅的騰騰熱氣,熱鬧燒賣店中大嬸的叫賣,小販賣冰糖葫蘆的吆喝……“呵呵……”我被自己這樣的想象逗樂了,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孩童時代和同伴們追逐在街中,喧鬧于人流裏的情景,回到了那種無憂無慮童真浪漫的生活。真的,是很美好的啊!可是,若真的讓我選擇,我想我還是會義無返顧的選擇現在,過去過去了,留不住的是一定要離開的,心不甘情不願留下的美好是不長久的,沒有理由徒曾傷感讓自己煩惱。縱然,往事一如昨,思念千障重,醉意朦胧,話別昨夜片片紅,空留今宵惆怅霜滿樓。

                      雪仍舊無聲無息不疲不倦,遠處綿延的山峰好似飄渺的仙境,有著可望而不可即的神奇。只是,突然想念起那裏連綿的江水——仲夏時寬闊的江面,深冬時安靜的暖流;暴風雨過後洶湧的波濤,晴天底下纏綿的江流。江邊孩子扔進水中的石子墜落到網娛的心海,于是平靜打破,于是心海翻騰。

                      雪中,一個孩子蜷縮在遊樂場寂寞的橫椅上,清澈雙眸溢滿了蒼白的憂傷,手指翻動著一本陳舊泛黃的書,反反複複回味著那個關于尋找陽光的童話。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