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tm2unq"><i id="tm2unq"></i></dt><em id="tm2unq"><ins id="tm2unq"></ins><address id="tm2unq"></address><acronym id="tm2unq"></acronym></em>
    <span id="m8fxmj"></span><tr id="m8fxmj"></tr><ul id="m8fxmj"></ul><dt id="m8fxmj"></dt>
                  <th id="0a5f5k"><small id="0a5f5k"></small></th><ol id="0a5f5k"><tbody id="0a5f5k"></tbody><big id="0a5f5k"></big><center id="0a5f5k"></center><dl id="0a5f5k"></dl><optgroup id="0a5f5k"></optgroup></ol><code id="0a5f5k"><dir id="0a5f5k"></dir><dl id="0a5f5k"></dl><strike id="0a5f5k"></strike><address id="0a5f5k"></address><kbd id="0a5f5k"></kbd></code><form id="0a5f5k"><code id="0a5f5k"></code></form>
                1. <thead id="0a5f5k"></thead>
                    <optgroup id="0a5f5k"><u id="0a5f5k"></u><form id="0a5f5k"></form><tt id="0a5f5k"></tt><legend id="0a5f5k"></legend></optgroup><thead id="0a5f5k"><th id="0a5f5k"></th><u id="0a5f5k"></u><noframes id="0a5f5k">
                          <blockquote id="obeo8x"></blockquote><code id="obeo8x"></code><del id="obeo8x"></del>
                            <ins id="zb0q3y"></ins><form id="zb0q3y"></form>

                                        pc蛋蛋計劃|家 親情作文900字

                                        哎呦!哥怎麽還沒有回來啊?pc蛋蛋計劃都快餓扁了。剛下來幾分鍾,我便開始怨聲連連地說著。這也不能怪我,怪就怪那桌飯菜實在是太香了。咔嚓!門開了,哥哥背著書包走了進來。Ok!哥終于回來了,開飯了。說話期間,我已到餐桌旁,拿起筷子便往嘴裏塞菜。哎!你什麽時候才能不這麽貪吃啊?哥哥搖著頭問。我滿嘴含菜,含糊不清的說:下輩子。哥哥聽了,又是一陣猛搖頭。

                                        門剛打開,便有一股飯菜的香味撲面而來。這時,我的肚子也開始抗議起來。于是,我不顧一切的,把鞋子一甩,便向飯桌奔去。剛拿起筷子,准備向那盤向我招著手的五花肉發出進攻的時候,便聽到一聲筷下留肉,然後,筷子就從我的手上飛到了媽媽的手上。你看看你,那麽不懂事。先上樓叫你爸下來,等你哥回來就可以開飯了。媽媽的聲音裏充滿了溺愛。是,媽媽大人。我調皮的向媽媽做了一個敬禮的動作,便一溜煙的跑上了二樓。

                                        有一次,我在寫數學作業,它看見了就猛地一躍跳到我的書桌上去了,好似猛虎飛撲般。我嚇了一跳,我用手一抓桌上的毛線團往地板上一扔,貓也就跳了下去,去追那個毛線團,它追上後覺得稀奇,就用前腳在那兒擺弄,最後毛線把它纏得滿身都是。哈哈!哈哈我笑了起來。它被纏住後像個犯人在地板上前翻後滾,使勁在那兒掙紮,從牆邊滾到書桌邊,滾回去,又滾回來,直到它筋疲力盡了才滾到我的腳邊。一邊喵,喵地叫,一邊用前爪輕輕的撓我的腳,好像是在向我求救似的。我看它那可憐的樣子,趕忙把它身上的毛線解開了。剛一解開,它就跳到我的書桌上,大搖大擺地走到我喝了半瓶的牛奶前,它張開大口,兩只前爪抓著瓶,把牛奶解決了。喝完後,又喵,喵地叫了兩聲,好像在說:吃飽了!也許它是學我的樣子吧,也許是

                                        在我五、六歲的時候,下午最期待的事就是放學。並不是因爲我想去玩,而是因爲每到這個時候,媽媽都會在家做好一桌香噴噴的飯菜。不知道有沒有五花肉,都好像很久沒吃過了。在放學的路上,我總會想會有什麽菜。這個時候,也就是我口水泛濫得最厲害的時候。

                                        湯來了!這麽多湯,你們多喝點啊!要不倒了多可惜?這時我已是喝足飯飽。我翹起二郎腳,腳夾著拖鞋一晃一晃,還不時加點菜塞嘴裏。哥哥見了,說:快把腳放下,到時鞋摔倒桌上了我有你好看。我瞄了哥哥一眼,假裝激動地說:這怎麽可能?就我這技術,這事是一百年後也不可能發生的。在說話時,我還猛拍了一下膝蓋。咻地一聲,我的腳條件反射的一擡,鞋子不偏不倚的飛到了湯碗裏。我尴尬的笑了笑,說:呵!呵呵!沒事,吃飯,吃飯。是誰說這種事是一百年後也不可能發生的?哥哥咬牙切齒的問。呵呵!呵!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作業沒寫完,我先上樓了。我話還沒有說完,人便跑上了樓。身後傳來哥哥憤怒的聲音:滕飄!你給我站住。

                                        第二天早晨我醒來,准備給金魚換水,我一驚:怎麽少了一只。媽說:可能是貓吃了吧,貓最喜歡吃魚了。我不相信。爲了證明罪犯不是我的貓。我在魚缸旁守了一夜。八點,九點,十點,終于,一個眼睛發著綠光的東西走到魚缸前,我一手關住了房門,把燈開了,我看見了,那的確是我的貓,我對它十分失望,最後把它送給了我的朋友。

                                        從此,我對貓很反感,只要看到貓就避開。我媽勸我養一只貓,因爲我家老鼠太多了,盡管如此,我還是極力反對,到現在我家都沒有養貓。

                                        還沒上樓,我就向著爸爸的房間喊道:爸!吃飯了!你再不出來,我就要把菜全部吃光了喔!爸爸微笑著從房間裏走出來,笑眯眯地摸著我的頭說:你這個小饞貓,你媽又做什麽好吃的了?看你這饞樣。我誘惑著地說:有五花肉、炸排骨、春菜卷喔!還有一大碗湯,好像很好吃的樣子喔!你啊!這麽愛吃,我怕我到時候都會養不起你喔!爸爸一邊說,還一邊捏了一下我的鼻頭。不會的,如果你養不起我了,我養你不就好了嘛!pc蛋蛋計劃向爸爸做了個鬼臉,便跑下了樓。

                                        哎呦!哥怎麽還沒有回來啊?pc蛋蛋計劃都快餓扁了。剛下來幾分鍾,我便開始怨聲連連地說著。這也不能怪我,怪就怪那桌飯菜實在是太香了。咔嚓!門開了,哥哥背著書包走了進來。Ok!哥終于回來了,開飯了。說話期間,我已到餐桌旁,拿起筷子便往嘴裏塞菜。哎!你什麽時候才能不這麽貪吃啊?哥哥搖著頭問。我滿嘴含菜,含糊不清的說:下輩子。哥哥聽了,又是一陣猛搖頭。

                                        門剛打開,便有一股飯菜的香味撲面而來。這時,我的肚子也開始抗議起來。于是,我不顧一切的,把鞋子一甩,便向飯桌奔去。剛拿起筷子,准備向那盤向我招著手的五花肉發出進攻的時候,便聽到一聲筷下留肉,然後,筷子就從我的手上飛到了媽媽的手上。你看看你,那麽不懂事。先上樓叫你爸下來,等你哥回來就可以開飯了。媽媽的聲音裏充滿了溺愛。是,媽媽大人。我調皮的向媽媽做了一個敬禮的動作,便一溜煙的跑上了二樓。

                                        有一次,我在寫數學作業,它看見了就猛地一躍跳到我的書桌上去了,好似猛虎飛撲般。我嚇了一跳,我用手一抓桌上的毛線團往地板上一扔,貓也就跳了下去,去追那個毛線團,它追上後覺得稀奇,就用前腳在那兒擺弄,最後毛線把它纏得滿身都是。哈哈!哈哈我笑了起來。它被纏住後像個犯人在地板上前翻後滾,使勁在那兒掙紮,從牆邊滾到書桌邊,滾回去,又滾回來,直到它筋疲力盡了才滾到我的腳邊。一邊喵,喵地叫,一邊用前爪輕輕的撓我的腳,好像是在向我求救似的。我看它那可憐的樣子,趕忙把它身上的毛線解開了。剛一解開,它就跳到我的書桌上,大搖大擺地走到我喝了半瓶的牛奶前,它張開大口,兩只前爪抓著瓶,把牛奶解決了。喝完後,又喵,喵地叫了兩聲,好像在說:吃飽了!也許它是學我的樣子吧,也許是

                                        在我五、六歲的時候,下午最期待的事就是放學。並不是因爲我想去玩,而是因爲每到這個時候,媽媽都會在家做好一桌香噴噴的飯菜。不知道有沒有五花肉,都好像很久沒吃過了。在放學的路上,我總會想會有什麽菜。這個時候,也就是我口水泛濫得最厲害的時候。

                                        湯來了!這麽多湯,你們多喝點啊!要不倒了多可惜?這時我已是喝足飯飽。我翹起二郎腳,腳夾著拖鞋一晃一晃,還不時加點菜塞嘴裏。哥哥見了,說:快把腳放下,到時鞋摔倒桌上了我有你好看。我瞄了哥哥一眼,假裝激動地說:這怎麽可能?就我這技術,這事是一百年後也不可能發生的。在說話時,我還猛拍了一下膝蓋。咻地一聲,我的腳條件反射的一擡,鞋子不偏不倚的飛到了湯碗裏。我尴尬的笑了笑,說:呵!呵呵!沒事,吃飯,吃飯。是誰說這種事是一百年後也不可能發生的?哥哥咬牙切齒的問。呵呵!呵!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作業沒寫完,我先上樓了。我話還沒有說完,人便跑上了樓。身後傳來哥哥憤怒的聲音:滕飄!你給我站住。

                                        第二天早晨我醒來,准備給金魚換水,我一驚:怎麽少了一只。媽說:可能是貓吃了吧,貓最喜歡吃魚了。我不相信。爲了證明罪犯不是我的貓。我在魚缸旁守了一夜。八點,九點,十點,終于,一個眼睛發著綠光的東西走到魚缸前,我一手關住了房門,把燈開了,我看見了,那的確是我的貓,我對它十分失望,最後把它送給了我的朋友。

                                        從此,我對貓很反感,只要看到貓就避開。我媽勸我養一只貓,因爲我家老鼠太多了,盡管如此,我還是極力反對,到現在我家都沒有養貓。

                                        還沒上樓,我就向著爸爸的房間喊道:爸!吃飯了!你再不出來,我就要把菜全部吃光了喔!爸爸微笑著從房間裏走出來,笑眯眯地摸著我的頭說:你這個小饞貓,你媽又做什麽好吃的了?看你這饞樣。我誘惑著地說:有五花肉、炸排骨、春菜卷喔!還有一大碗湯,好像很好吃的樣子喔!你啊!這麽愛吃,我怕我到時候都會養不起你喔!爸爸一邊說,還一邊捏了一下我的鼻頭。不會的,如果你養不起我了,我養你不就好了嘛!pc蛋蛋計劃向爸爸做了個鬼臉,便跑下了樓。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