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電投網,有人在等你

來源:Wed114結婚網 企業論壇 浏覽量:2019年12月12日 9438

ag電投網相信在坐有很多的人和我一樣,感覺自己每天的生活都是單調甚至是無味的。食堂、教學樓、宿舍樓三點一線的生活,我們每天都這麽過著,每天看著是很忙,課滿滿的,可是有時候我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就感覺自己好像已經死了,沒有那種活的動力,不能感受到自己那跳動的脈搏,找不到生活的方向。我們的生活已經被公式化,被模塊化了,眼中的世界變得越來越小。之前我們想像過的那種精彩,那種變化,那種活力完全不複存在。我們就好像是一具屍體,被限制在某一個地方漫無目的的生活,提供著GDP。

我們經常羨慕那些獎學金獲得者,羨慕那些演講比賽冠軍,那些學生主持人,那些學生會的成員,感受著他們的生活,絢爛無比,精彩的不得了。每天能接觸不同的人,每天能去不同的地方,每天能做不同的事兒,每天能接觸不同的事兒。不用像我們每天三點一線,每天都是標准的吃飽喝足,遊戲,睡覺。

他們的日子多好,多美,多滋潤啊!我也想過,我也能夠成爲這麽一種人,可是我一直沒有找到我成爲他們那種人的方法,每每嘗試著去做,就發現自己什麽都不會,特別是每次和他們同台競技,我們就像是被派出來對比的小醜一樣,什麽都掙不贏,甚至于連我們驕傲的體育也是,我就感覺他們天生比我們多了幾種技能一樣,我很奇怪,也很煩惱,更重要的是很不滿,因爲我也想成功,我也想贏,贏他們或者我自己,擺脫這種肉體生活,像他們一樣過著精彩的精神生活。

然後我就去觀察、去看了,那些我們看著活得精彩的人,那些學生會成員,那些學霸。比如我們班上那個牛人,門門成績都好到爆的人,還有那個學長,那個我們院團委的牛人,不僅新聞寫得好,而且去年還獲得了勵志獎學金的人。我就想觀察一下,我就想知道,爲什麽他們能夠這麽牛,我們可都是享受著同一資源,接受著同一個老師的教育,做著同一件事兒的。一天又一天,我發現,其實上課安安靜靜聽課,就是學霸的一門技能,至少我是不能做到的,還有那種除了沒事時喜歡上自習的特性也是我沒有的。再有就是能夠沒事兒就看新聞吸收精華也是我們這些學末、水軍不具備的。他們好像是一部高速運轉的機器,除了睡覺之外,24個小時,隨時都在滿血複活。而我們此時卻在,睡覺,遊戲,逗逼。這就是爲什麽我們在他們面前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完全沒有爭的可能!

一樣的忙碌,一樣的生活,他們總是比我們過得好,他們總是過得比我們精彩,他們做的我們也在做著,有所不同的是他們在主動的做著,努力的做著,而我們只是在被動的做著,接受著。每天帶著僵硬的腦子,按著步驟做著事情,雖然我們中也有很多人學習成績很好,可是這也僅僅是只限于學習成績,要說起文化娛樂體育,我們就完全像他們跪地求饒了。其實想想,爲什麽他們會這樣呢,因爲他們活著,熱血在沸騰著,他們的腦子動著,他們在努力著,而我們的心已經死了,血液在凝固著,意志在墮落著,一步一步走向平庸。

因爲我們還有向往,所以我們還在思考著爲什麽總是別人贏,同樣的環境,同樣的生活,同樣的安排。我要說,這是因爲你自己,這都是我們自己在做死,是我們自己不爭氣,不努力,你拿什麽和別人去爭!別人在圖書館看著書的時候,你在睡覺,在玩遊戲;別人再訓練專業技能,在寫新聞,寫文章的時候,你在睡覺,在玩遊戲;別人在預習,複習的時候,你也在睡覺,在玩遊戲;甚至于別人在找工作,在准備考研,在比賽在研究的時候,你還在睡覺,玩遊戲,你說說,你能拿什麽和別人爭!更別說你還妄想爭贏他們!

搞笑,說真的有時候我自己也覺得很搞笑,感覺自己是一個傻瓜,所以我也想問問在坐的各位,不努力,你能拿什麽和別人爭?不要再異想天開了,以爲總有一天會有什麽奇迹會降臨到你身上,你要知道世界上有這麽多人,上帝是沒有那麽多的精力,去照顧每一個人,去給我們丟餡餅的。想成功就得努力,醒醒吧,已經死去卻又活著的人們,我這個頑固的小子都已經醒悟了,你們有又什麽理由繼續這樣下去!

努力吧,努力的去做吧,努力的去追吧,讓血液沸騰起來,讓生活精彩起來!

 我是我。縮在我腳邊睡著的這只貓,叫匪我。爲什麽叫匪我?不知道。
我的一段記憶,被稱作童年。這個名稱,真俗。
那時。
我的睡姿總是像匪我,靜靜地蜷一小團,雙手抵胸前。以最沉默的語言,最防備的姿態去抗拒這個世界。
我的生活,被稱爲自閉,這個名稱,真怪。
那人。
他總愛站在落地窗前那抽煙,指間的煙火明明滅滅,臉隱在黑暗中,隱約可見些輪廓。他站在落地窗前看華燈初上、看萬家燈火,我站在黑暗中抱著睡去已久的匪我,看那巨大落地窗前以華燈初上、萬家燈火爲背景的他。
這個人,我應喚他爸爸。
那時。
在時光還很遠的時候,在匪我還不叫匪我的時候,他總愛跟一個女人吵架,女人砸碎了那只白瓷花瓶,碎片飛濺到我的腳下,嚇壞了還不叫匪我的匪我。看著女人摔門而出,帶著她的行李,嚇壞了的匪我沒有哭,可是站在客廳中央的那個人,我看到他的眼眶紅紅的,像我在街上看到的那些被關在籠子裏的小白兔的眼睛一樣。我抱著匪我輕輕走到落地窗前,看到那個女人拉著行李箱不肯回頭的融入人海之中的毅然而落寞的背影。
那女人,我應喚她媽媽。
那以後,我的生活沒有一絲改變,我依舊愛匪我,依舊喜歡探究他站在窗前落寞的背影。我開始喜歡坐在落地窗前看這座城市,看它喧囂了一整天以後如塵埃落定般的樣子,看車流如水泄過。我看著車流,不知道它們將要去向那裏,也不知道它們將在哪裏分流,可是,我會一直在這裏。
匪我窩在我的懷裏睡覺,它不喜歡這座城市,更不想參與這座城市的喧囂,于是,我願意它在我懷裏,用臂彎幫它擋住外來的塵事,守住它的淨土。
那個我喚作爸爸的人,我看見他眼睛裏有天空,澈明的天空,純淨的藍色。當他閑時,愛坐在我的身旁,絮叨著些什麽,我盯著車流或人群,任他訴說或告知些什麽。可是匪我嫌它的絮叨擾了清夢,倒不大喜歡他。
後來,很漫長的一段時間,我都在想,他站在窗前時看到了什麽,又想看到些什麽?直到我自己日複一日的坐在窗前,才明白,他看到了這座灰蒙的城市,這座城市告訴了他悲怆和無限的寂寥;他想看到的是從這人流和車流中走失的人在某一天會回來。
我看著灰蒙蒙的城市,想起了他的眼睛,那裏面的天空跟我頭頂上的天空,是不一樣的,但他眼裏的微漠的悲傷卻跟我頭頂上的天空一樣。我多害怕,在有一天,烏雲再也承受不住時,便有雨滴砸落下來,砸疼匪我,砸疼他在等的那個人。
那天,他照舊坐在我身邊,照舊絮叨他的從前和現在。不同的是,這一次我沒有關閉我的聽覺,我聽到了他的聲音。當他講完時,我看著他,看著他的眼睛,他也看著我,眼裏的驚愕全部落入我的眼睛裏。
我聽見他問:”你聽得見我說話,對嗎?“
我不置可否,關閉了聽覺,將視覺重新移回到這座城市所謂的喧囂之中去。我開始從一座城市的旁觀者淪落入參與者中,我在等一個人,一個于他很重要的人,所以,我在幫他等一個人,我不希望在某一天烏雲承受不住這份重量,重重落下雨滴來;更加不希望,在雨滴落下來之前,她還沒有回來,那樣,她會被雨滴砸疼,會被淋濕,會感冒,到最後,加劇他眼裏的心疼與哀傷。
很久很久過去了,久到他已經可以把憂傷藏起來,等的那個人始終沒有從人海之中走出來。
最後,在那天晚上,在聽到他沉重的歎息後,我找到一直存于他手機中卻已經極少撥通的號碼。
最後的最後,我坐在窗前在手機裏寫下了一句話:要下雨了,有人在等你。
最後的結局,在敲門聲響起那一刻,我看到陽光刺穿烏雲,透過玻璃窗灑在睡覺的匪ag電投網的身上。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