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pksmbl"></label><strong id="pksmbl"></strong><dfn id="pksmbl"></dfn>

    1. 多親科技|我的傘

          夜,那麽深,遮掩了星的光芒,多親科技走向樓梯,將樓層裏的燈亮起,媽還未回來,我輕撫開關老化的表皮,曾經多少個夜晚,媽將這盞燈亮起,照亮這片黑暗,她知道,當我看道這橘黃的燈光,就仿佛看到了溫暖與希望,從此她成了我的眼。
      那麽今晚,當你看到這個光亮的地方,媽,是否會感到溫暖,是否會讓我成爲你的眼。
      已經很晚了,媽還未回來,我往樓下走去,離開了這片光亮。
      曾經我調訓的對媽說,就我們那層樓的燈亮著,怪醒目的,那天物業要來加費了,媽沒說什麽,還是眼角的皺紋那麽顯明。
      燈,一直亮著,對于我來說仿佛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件事,一件幸福的事。媽總會將它亮起,不爲這黑夜,我不知道當我看到這盞燈的時候,心中是溫暖還是幸福,是惆怅還是感動,我只知道未來的我,將爲母親亮起這盞燈,成爲她的眼,讓你眼角的皺紋削去。
      媽依然未回來,我繼續向下走去。此時,我很幸福,在我成長的道路上,有一盞燈一直亮著,一直溫暖著我。
      媽還未回來,我繼續向下走去,在我成長的道路上,有一盞燈,一直亮著,一直溫暖著我。
      媽老了,我長大了,而燈一直亮著。我擡頭仰望那盞燈光,那麽高,那麽遠,而後漫長而漆黑的道路一直蔓延到我的腳下。這條路,母親與我共同走過,在這條路上有一縷溫暖的光指引著我們前進的道路。也許在很長很長的時光裏,我忽略了她的光芒;在很遠很遠的時空裏,我不記得那光亮的摸樣,但我知道,在這裏,我等著母親,爲她點亮這盞燈。
      一陣細碎的腳步身傳來,一定是她,我轉身,果然不出我所料,媽來了,我們寒暄著向那縷光亮走去,它仿佛指引著我們,它仿佛預知我將成爲你的眼。
      燈,亮得太醒目了,媽說。我笑了,曾經我也這麽說,曾經我也如此感慨。
      我看著媽疲憊的面容,說:“早點回家休息吧!“媽親也笑了,依然是鮮明而深沉的皺紋。
      回家何時變得這般莊嚴而神聖,回家何時變得這般幸福而美好。我與媽走過這片光亮,走過開關時,我不禁停了下來。只是這輕輕一按,媽按了多少年歲。
      未來,我又將爲媽點亮多少個夜晚,讓我成爲你的眼吧。

      爸媽離婚那年我四歲,我和哥哥被丟棄在奶奶家。哥哥只比我大三歲,但他卻十分的懂事。也許從那時起,爸媽就不再是我的保護傘,而哥哥卻用他小小的肩膀爲我撐起一把傘。
      我很膽小,小時睡覺總怕黑,哥哥總給我講故事。一個故事他會反複講好幾遍,聽煩了聽膩了,我有時也鬧,但哥哥總是很耐心的哄我。有一次,我吵著要媽媽,哥哥哭著說:“媽媽不要我們了。”我不出一聲,就那麽看著哥哥哭。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找媽媽,因爲我不想讓哥哥哭。
      哥哥上學很早,而且也很用功。從上學那天起他就名列前茅,很多大人都很喜歡哥哥,我不懂爲什麽媽媽會丟棄我們。哥哥很早就戴上了紅領巾,也是第一個當上三好學生的。我跟哥哥上同一所小學,我的家長會是他去,他的家長會他自己去。老師了解我們的情況,況且哥哥的成績非常好,我比不上哥哥,但也是班級前五名。對于成績好的學生,老師不會很挑剔,也不會很苛刻。
      十三歲以前,都是哥哥教我該做什麽,不該做什麽,我的一切都是他打理,我的零用錢也是他分發。上中學以後,我有了主見,有時我們會爲了小事爭吵,他管得太多,幾點放學,幾點回家,跟什麽人交朋友……好多好多他都管。有一次,我發現他偷看我的日記,我非常生氣,惡狠狠地跟他說:“我討厭你!”哥哥歎了口氣說:“我只是想保護你!”
      那件事漸漸平息了,我和哥哥還像以往一樣,只是他不再管那麽多,他說讓我學著長大。
      哥哥很帥氣,而且很會打籃球。高中時,很多女生爲他傾倒,甚至還有人誤會我是他女朋友,爲此那女生哭了一夜。哥哥說,這輩子也不交女朋友,要好好照顧我。我把哥哥的話牢牢記在心裏。
      後來,哥哥大學畢業,交了一個很漂亮的女朋友。我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哥哥爲我放棄了伊人的女友,我真的傷了哥哥。我很怕,我怕哥哥有了女朋友,就不再喜歡我。哥哥一直沒再交女朋友,他就努力工作。偶然一次我碰到了哥哥的前女友,我給了她哥哥的電話號和工作單位,我想哥哥爲我做了那麽多,這也許是我唯一能爲他做的。
      我有一把傘,他爲我擋住風雨,讓我快樂的長大;我有一把傘,他是多親科技的哥哥。 

          夜,那麽深,遮掩了星的光芒,多親科技走向樓梯,將樓層裏的燈亮起,媽還未回來,我輕撫開關老化的表皮,曾經多少個夜晚,媽將這盞燈亮起,照亮這片黑暗,她知道,當我看道這橘黃的燈光,就仿佛看到了溫暖與希望,從此她成了我的眼。
      那麽今晚,當你看到這個光亮的地方,媽,是否會感到溫暖,是否會讓我成爲你的眼。
      已經很晚了,媽還未回來,我往樓下走去,離開了這片光亮。
      曾經我調訓的對媽說,就我們那層樓的燈亮著,怪醒目的,那天物業要來加費了,媽沒說什麽,還是眼角的皺紋那麽顯明。
      燈,一直亮著,對于我來說仿佛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件事,一件幸福的事。媽總會將它亮起,不爲這黑夜,我不知道當我看到這盞燈的時候,心中是溫暖還是幸福,是惆怅還是感動,我只知道未來的我,將爲母親亮起這盞燈,成爲她的眼,讓你眼角的皺紋削去。
      媽依然未回來,我繼續向下走去。此時,我很幸福,在我成長的道路上,有一盞燈一直亮著,一直溫暖著我。
      媽還未回來,我繼續向下走去,在我成長的道路上,有一盞燈,一直亮著,一直溫暖著我。
      媽老了,我長大了,而燈一直亮著。我擡頭仰望那盞燈光,那麽高,那麽遠,而後漫長而漆黑的道路一直蔓延到我的腳下。這條路,母親與我共同走過,在這條路上有一縷溫暖的光指引著我們前進的道路。也許在很長很長的時光裏,我忽略了她的光芒;在很遠很遠的時空裏,我不記得那光亮的摸樣,但我知道,在這裏,我等著母親,爲她點亮這盞燈。
      一陣細碎的腳步身傳來,一定是她,我轉身,果然不出我所料,媽來了,我們寒暄著向那縷光亮走去,它仿佛指引著我們,它仿佛預知我將成爲你的眼。
      燈,亮得太醒目了,媽說。我笑了,曾經我也這麽說,曾經我也如此感慨。
      我看著媽疲憊的面容,說:“早點回家休息吧!“媽親也笑了,依然是鮮明而深沉的皺紋。
      回家何時變得這般莊嚴而神聖,回家何時變得這般幸福而美好。我與媽走過這片光亮,走過開關時,我不禁停了下來。只是這輕輕一按,媽按了多少年歲。
      未來,我又將爲媽點亮多少個夜晚,讓我成爲你的眼吧。

      爸媽離婚那年我四歲,我和哥哥被丟棄在奶奶家。哥哥只比我大三歲,但他卻十分的懂事。也許從那時起,爸媽就不再是我的保護傘,而哥哥卻用他小小的肩膀爲我撐起一把傘。
      我很膽小,小時睡覺總怕黑,哥哥總給我講故事。一個故事他會反複講好幾遍,聽煩了聽膩了,我有時也鬧,但哥哥總是很耐心的哄我。有一次,我吵著要媽媽,哥哥哭著說:“媽媽不要我們了。”我不出一聲,就那麽看著哥哥哭。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找媽媽,因爲我不想讓哥哥哭。
      哥哥上學很早,而且也很用功。從上學那天起他就名列前茅,很多大人都很喜歡哥哥,我不懂爲什麽媽媽會丟棄我們。哥哥很早就戴上了紅領巾,也是第一個當上三好學生的。我跟哥哥上同一所小學,我的家長會是他去,他的家長會他自己去。老師了解我們的情況,況且哥哥的成績非常好,我比不上哥哥,但也是班級前五名。對于成績好的學生,老師不會很挑剔,也不會很苛刻。
      十三歲以前,都是哥哥教我該做什麽,不該做什麽,我的一切都是他打理,我的零用錢也是他分發。上中學以後,我有了主見,有時我們會爲了小事爭吵,他管得太多,幾點放學,幾點回家,跟什麽人交朋友……好多好多他都管。有一次,我發現他偷看我的日記,我非常生氣,惡狠狠地跟他說:“我討厭你!”哥哥歎了口氣說:“我只是想保護你!”
      那件事漸漸平息了,我和哥哥還像以往一樣,只是他不再管那麽多,他說讓我學著長大。
      哥哥很帥氣,而且很會打籃球。高中時,很多女生爲他傾倒,甚至還有人誤會我是他女朋友,爲此那女生哭了一夜。哥哥說,這輩子也不交女朋友,要好好照顧我。我把哥哥的話牢牢記在心裏。
      後來,哥哥大學畢業,交了一個很漂亮的女朋友。我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哥哥爲我放棄了伊人的女友,我真的傷了哥哥。我很怕,我怕哥哥有了女朋友,就不再喜歡我。哥哥一直沒再交女朋友,他就努力工作。偶然一次我碰到了哥哥的前女友,我給了她哥哥的電話號和工作單位,我想哥哥爲我做了那麽多,這也許是我唯一能爲他做的。
      我有一把傘,他爲我擋住風雨,讓我快樂的長大;我有一把傘,他是多親科技的哥哥。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