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張牌九生死門|一人一馬一草原

來源:新浪娛樂 後台管理 浏覽量:2019年12月14日 3516

氣不過的32張牌九生死門捅了捅姥爺,姥爺睜開眼,開口說:這爛糟的歌你在哪學的啊?我備受打擊,只好央求道:那我再唱一首你愛聽的吧?我望著海浪,柔柔地唱起《七子之歌澳門》: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名姓?姥爺也用手拍打節奏附和著,我能感覺的到,姥爺的臉上已溢滿了幸福。

我想了想,就說:那就唱《想你的365天》吧。這是一首難度很高的歌,我深深吸了一口氣,來了一個高八度:春風揚起你我的離別緊接著又接了個低八度夏雨打濕孤單的屋檐歌聲像一把利刃,刺破了夜色的寂靜,可我全然不顧緊閉雙眼地唱著,分明感覺到了我額頭已然滲出細細的汗珠,突然,一句忘卻的歌詞讓歌聲斷了下來,我像泄了氣的皮球唱不下去了,有氣無力的回頭看看姥爺。姥爺還是閉著眼躺著,我卻分明聽到了有規律的呼噜聲

直到現在,那情景在心中依然萦繞不去,回味著,那短暫的一人一馬一草原的時光。

擡頭看看碧藍色的天空,偶爾有幾朵白雲飄過,感覺是那麽的近,仿佛伸手就能抓到。把目光轉向前方,綠色充滿了我的視線。再想努力的探索前方時,卻只能看到隱隱的一線綠色與藍色的交織線,仿佛沒有了邊。周圍偶爾也會出現羊群和騎著馬的牧羊人,還會跟著一些牧羊犬,羊兒偶爾咩咩的叫,狗兒也時常汪汪的吠上幾聲,牧羊人則是吆喝著羊群,並時不時的哼上幾句我聽不懂的民間歌謠,豪邁、粗犷。

翻身上了馬背,在工作人員的教導下,終于掌握了基本的控馬方法。手裏緊攥住缰繩,雙腳輕輕在馬肚上碰了一下,馬兒便走了起來。再試著變換馬走的方向,左手輕輕一拽缰繩,馬兒便聽話的向左走了過去,再用右手輕輕一拉,馬兒便立刻改變了前進的方向,向右走去。

遠處,海天相接的地方,美國第七艦隊的補給船發出的燈光被海風抛進海水裏,斑斓搖曳著晃動。海風習習,我們頭上的椰子樹也被海風吹的沙沙作響,風裏還夾雜著誘人的烤椰子蟹的香氣,我的唾液已經情不自禁的開始分泌了。

咽了一口唾沫,我仰頭望望夜空。深藍色的夜空中繁星點點,你明我暗的閃爍,而不時劃過的流星更給這夜空增添了幾絲神秘的色彩。一切都籠罩在安靜與祥和的氣氛之中。

綠色沒過了小腿,站在這裏,仿佛自己也融入了這美麗的綠色海洋中。奔放、自然。蒙古馬,在自己的樂園裏撒著歡,奔跑、打滾,樂得自在。

這時,父母和幾個工作人員牽過來了幾匹馬。我詫異,我們又不會騎馬,怎麽就牽了馬來?懷著這種想法,卻同時有點躍躍欲試,禁不住想快點體驗騎馬的感覺。

我側過頭看了看正美美地享受這溫暖怡人海風吹拂的姥爺,問:姥爺,你想聽我唱歌麽?姥爺沒改變他的睡姿,仍閉著眼,卻說了一個字:唱!我繼續望著星空開始低聲哼唱聖誕節我們一起祈禱,歌聲在四周彌漫,混合著拍打沙灘的潮汐聲,爲這靜谧的氣氛增添了幾分柔和。32張牌九生死門看看姥爺,姥爺仍舊閉著眼,不過嘴角已經微微上翹,姥爺在笑呢,滿頭的銀絲在星空下顯得格外顯眼。一曲終了,姥爺仍不睜眼,卻說:再來一首。

2001